繁體中文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歌散文 > 详细内容
花海与瀑布
发布时间:2016/4/14  阅读次数:2350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


      肖克凡
      见过油菜花开,在内蒙古,在甘肃,在安徽,在湖北……这里是云南曲靖的罗平县。罗平是地名,却很像人名,一个姓罗叫平的人。行车途中得知,罗平地名果然得名于先贤。于是,人与地融溶,人名与地名叠加,愈发感觉亲切了。
      罗平县位于滇东,地处滇、桂、黔的结合部,乃“鸡鸣三省”之地,素有“滇黔锁钥”之名,被称为“地球上春天最美丽的地方”。
      既然这里是“地球上春天最美丽的地方”,我们就踏着春天的脚步来了,来看油菜花。油菜是罗平主要经济作物,油菜花盛开,则是令罗平闻名于世的靓丽风景。
      是的,以前见过油菜花开,还是颇有几分审美经验的。一路行车,道路两旁始见种植油菜的田地,如星罗,如棋布,一缕缕黄色,闪过车窗,好似大地挥舞着黄手帕。我揣测这只是油菜花开的预演,随着道路延伸,只见远山如屏,盛大花季的序幕渐渐拉开,主角即将出场。
      不容你走思,也不容你分神,一大片金黄色倏地扑进车窗,不由分说灌满你的视野,沐浴你的周身,让你跌入一个金灿灿的世界。这就是罗平的油菜花开,她衔远山之势,乘春风之机,铺天盖地,席卷而来,令你无处躲闪,使你猝不及防,随即融身其间。这时候你会想到那个词汇:海洋。金黄色的海洋。
      下了车,嗅到淡淡的香。这显然是油菜花的香。罗平的油菜花香容身于空气里,不事张扬,不喜炫耀,暗怀隐士风度。你若不存心留意,竟然不晓她的存在。罗平的油菜花香,不以浓烈夺人,却以淡香自况,颇有君子气节。莫非这就是罗平人的性格?
      走进油菜花深处,人也变得金黄了。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,浪波不兴。我却觉得心头有金色涟漪溢出,徐徐而荡远。倘若无远方山峦阻挡,这金色涟漪必然演作金色波澜,镀亮罗平地平线。
      据说我们来得略迟,大片油菜花刚过盛年。我却觉得此时正值油菜花海的盛世,流连忘返,不知今夕何夕。身心沉浸花海,别无他求,只愿驻足其间,尽享视觉之金色盛宴,尽享嗅觉之淡香熏陶……
      还是要乘车向前,前方有正值花季的油菜花地,那是油菜花的青春期,那是金黄色的春天。是的,此时罗平的春天,已然驻扎心间。
      告别罗平,我悄悄购得两瓶油菜花蜜,颇有大孩童的喜不自禁。我模仿小小蜜蜂,将属于罗平的风景采进瓶内,一路将金色精华带回家乡。
      同样见过瀑布,在黄果树,在九寨沟,在庐山,在天池……但是没见过瀑布群。罗平有瀑布群。瀑布居然成群,你会觉得极有新意。
      罗平境内最高海拔白腊山主峰两千四百六十八米,最低海拔三江口七百二十二米,相对高差一千七百四十六米,如此悬殊的落差,正是产生瀑布群的地理条件。
      人往高处走。罗平的瀑布群在河流上游,命名为“九龙瀑布群”景区。当今微信风靡于世,微信群成为众多拇指族的归属。一个“群”字,吸引上亿人。罗平的瀑布群吸引力何在,一路疾行便是明证。
      走近景区古典式门楼,疑似听到水声了。快步穿过景区门楼,有巨石站立道路左侧,石上镂有朱色铭文,字体苍劲有力:“九龙十瀑,南国一绝”。落款布赫,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,蒙古族书法家。
      沿坡道上行。首先抵达海拔最低第十瀑。水流沿途跌宕,一路辛苦,水势至此,已然舒缓许多,颇有抵达终点的从容。
      水往低处流。然而,水瀑的终点正是我们登攀的起点。我们对神奇造物的拜谒,开始了。有道是:远看山有色,近闻水有声。争相以瀑布为背景,拍照留影——十分积极地将自己镶嵌在自然风光画框里,执意成为瀑布故事的主角。
      远山在望。九龙瀑布群从山麓而起,依照近大远小的透视法则,宛若一面面天然白色帷幕,由近及远悬挂于山间。一瀑高于一瀑,一瀑远于一瀑。远山苍绿,瀑布亮白,浩浩荡荡列出宏大的阵势。纵深之处,目不可及。
  近处流水潺潺,性格刚烈的瀑布已经转化为安静的处子。远方瀑布,水声不闻。仿佛一幅巨大的静物画。没了喧哗没了咆哮没了奔涌,瀑布便不是瀑布,疑为一方湿漉漉的巨型挂毯。
      你想欣赏真正的瀑布吗?那么只有攀援而上,走到瀑布面前。那高空坠落的水流,正是瀑布对你的迎接;那哗哗呼喊的水响,正是瀑布对你的倾诉;那水流落地的喷溅,正是瀑布在朝你招手……你浑身沾满水滴,这是瀑布对你的洗涤;你耳畔充满水声,这是瀑布与你的私语。
      近身九龙瀑布,你会心有所悟。瀑布是什么?瀑布是义无反顾的勇士,宁愿粉身碎骨也要从高空跳下;瀑布是不改初心的情圣,宁可放弃高位也要与爱人同归;瀑布是激情的奔流,瀑布是狂欢的跳跃,瀑布是大自然献给人类的教科书:该喧嚣的时候就要喧嚣,该宁静的时候就要宁静。
      仰望九龙瀑布,便意识到自己渺小。只有沿着水流向高处攀登而去,人在山巅俯看九龙瀑布,便别有一番景致。九龙十瀑矮在脚下,也就别有一番心情了。
      我看到有人朝着山巅攀登着。那山愈攀愈高,那人影愈来愈小。渐渐远了,只觉得那远山瀑布宛若白练,轻轻系在他的腰间。九龙瀑布群,就这样纤细起来了,得以储存于我


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0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
 

 上海华源传统文化研究院   版权所有